倩文网

首页 > 心情说说

仓央嘉措的圣歌与真相,世间最美的活佛

  • 来源:倩文网
  • 2020-06-30 04:11:45

仓央嘉措的圣歌与真相,世间最美的活佛

  佛。  西藏。  布达拉。  仓央嘉措。    只这几个字就好。看一眼,便觉有风流无限。有一些人,初见时分,便可以知道是令己身愉悦欢喜的。有一些事,匆匆而过也能印刻入心。有一些地方,去或不去,到与不到,并无区别。因为它是属于内心的,是要长久瞻仰的,是摹在灵魂深处如水墨长卷氤氲不息的。    仓央嘉措的一生仿佛是一出戏。起承转合,波澜壮阔。他仿佛是那台上清雅幽静的小生,淡淡然两三句便把情意唱入你我心底。是这样的一个男子。半生荼蘼,半生寂。清净而生,清净而去。圆满的却是锦绣的一辈子。也曾在这世间趟过凡心不灭的水,笃定地要去握住那二三女子,去觅罕有的爱。以不喧不嚣之心去言明爱的正身。终了却依旧是虚空不灭,甚至带来血光不止。    下面这首诗,据说出自一位网友之手。出处不详:    听说,你聪明过人,气宇轩昂。  听说,你至情至性,风流浪荡。  你的一生,唯美而凄怆。    在布达拉宫里,你是雪域最大的王。  在拉萨的大街上,你是世间最美的情郎。  在红宫的灵塔殿里,他们说不会安放你的塑像。  在藏民的歌里,他们说你的追求和他们一样。    心静如水,听你喃喃的梵唱。  于琼卓嘎,那如月般皎洁的姑娘,  正在悄悄地梳妆……  与之相遇,是你一生的惊涛骇浪。  三百年的爱恋,温暖了世人清瘦的心房。  帕廓街上,仍能看到金色的“未嫁娘”。    拂去尘埃,轻嗅你墨间的香。  你舍弃了轮回,为的是玫瑰得以绽放。  你歌唱了爱情,却背叛了信仰。  烟波浩渺的青海湖畔,你一笑了然。  云为你舒卷,山为你动容,水为你流响,  永恒就在那一刹那里收藏。    是谁说你,  因忠诚而叛逆,因压抑而豪放……  你是雪域高原那蓝色的格桑花。  风吹过,就漫野疯长。  一生的起伏跌宕,  只不过,是对自由的向往!    这一首,前一段出自1997年朱哲琴专辑《央金玛》中的歌曲《信徒》的歌词,词曲作者是何训田。    或许因为《央金玛》专辑中另有一首歌名为《六世达赖喇嘛情歌》,而这首歌词意境优美,又有转经、磕长头等藏传佛教内容,因而被人缪传成“仓央嘉措情歌”之一。    后面的词句,估计为网友的仿作,而且在流传过程中版本众多,但其内容多为这6句。    那一天,闭目在经殿香雾中,蓦然听见,你诵经中的真言;  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;  那一年,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;  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;  那一刻,我升起风马,不为祈福,只为守候你的到来;  那一瞬,我飘然成仙,不为求长生,只愿保佑你平安的笑颜;  那一夜,我听了一宿梵歌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;  那一日,我垒起玛尼堆,不为修德,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;  那一世,我翻遍十万大山,不为修来世,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。    这一首,“第一”和“第二”,和最后4句是仓央嘉措的同一首诗歌,只是不同的译本。前一版本译者于道泉,后一个版本译者曾缄。    中间的“第三”到“第十”,据作家桐华称,为其小说《步步惊心》的读者“白衣悠蓝”的续写。    《十戒诗》    第一最好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相恋。  第二最好不相知,如此便可不相思。  第三最好不相伴,如此便可不相欠。  第四最好不相惜,如此便可不相忆。  第五最好不相爱,如此便可不相弃。  第六最好不相对,如此便可不相会。  第七最好不相误,如此便可不相负。  第八最好不相许,如此便可不相续。  第九最好不相依,如此便可不相偎。  第十最好不相遇,如此便可不相聚。  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  安得与君相诀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。    这一首,实际上名为《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》(班扎古鲁白玛,为音译,意思为莲花生大师),作者扎西拉姆多多。出自其2007年创作的《疑似风月》集的中集。    2008年,这首诗被刊登在《读者》第20期,改题作《见与不见》,署名为仓央嘉措,因此多被讹传为仓央嘉措所作。此事并非出自作者本意,后《读者》为此事道歉。    《见与不见》    你见,或者不见我  我就在那里  不悲不喜    你念,或者不念我  情就在那里  不来不去    你爱,或者不爱我  爱就在那里  不增不减    你跟,或者不跟我 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 不舍不弃    来我的怀里  或者 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 默然相爱  寂静欢喜    其实,对于肤浅如我者,诗到底是谁写的,并不重要;重要的是,读来能触动我们的心弦。我们读到的汉译本中,以1930年于道泉所译白话文66节62首、和1939年曾缄所译七言绝句66首,最为人所熟知。有多少人,是因为这一首而知道仓央嘉措的?    曾虑多情损梵行,  入山又恐别倾城。  世间安得双全法,  不负如来不负卿。    佛家人心念的、膜拜的,是一个他;人们讲述的、传承的、恋慕的,以及,此刻我执念要写的,是另一个他……    心头影事幻重重,  化作佳人绝代容。  恰似东山山上月,  轻轻走出最高峰。    我与伊人本一家,  情缘虽尽莫咨嗟。  清明过了春归去,  几见狂蜂恋落花。    结尽同心缔尽缘,  此生虽短意缠绵。  与卿再世相逢日,  玉树临风一少年。    当仓央嘉措为六世达赖时,在布达拉官正门旁边又开了一个旁门,将旁门的钥匙自己带。等到晚上守门的把正门锁了以后,他就戴上假发,扮作在家人的模样从旁出去,到拉萨民间,改名叫作宕桑汪波,去过他的花天酒地的生活。待破晓即回去将旁门锁好,将假发卸去,躺在床上装作老实人。这样好久,未被他人识破;有一次在破晓未回去以前下了大雪,回去时将足迹印在雪上,事情方始败露。    夜走拉萨逐绮罗,  有名荡子是汪波。  而今秘密浑无用,  一路琼瑶足迹多。    最后,以此诗作结。    曾缄教授云:强作解脱语,愈解脱,愈缠绵。以此作结,悠然不尽。    但曾相见便相知,  相见何如不见时?  安得与君相诀绝,  免教辛苦作相思。   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天生的活佛,自幼聪颖过人,拜五世班禅为师,后入布达拉宫,受著名名学者桑杰嘉错的授学,极富才学,却成为上层统治阶级争权夺利牺牲品,开始了流浪生活,生活艰苦,却也是这段时期与民众的接触和周游各地的经历,让他写出了《仓央嘉措圣歌》。又传,他后来在被押解北京的途中,在青海边被人暗杀。    有人说,最终仓央嘉措选择了修行的道路;也有人说,他年轻时被人暗杀。    历史的真相,不愿去探究。    我只知道他是我一生的信仰!

版权所有: 倩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